• <input id="e84a6"><object id="e84a6"></object></input>
    <blockquote id="e84a6"><input id="e84a6"></input></blockquote>
  • <blockquote id="e84a6"></blockquote>

    歡迎來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搜索
    搜索

    學者觀點

    內容詳情

    張紅宇: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

    • 作者:
    • 來源:清華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微信公號
    • 發布時間:2021-05-27 13:38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

    張紅宇: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

    【概要描述】

    • 分類:學者觀點
    • 作者:
    • 來源:清華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微信公號
    • 發布時間:2021-05-27 13:38
    • 訪問量:0
    詳情

      2021年5月12日,第五屆絲綢之路國際博覽會“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論壇”在陜西省西安市成功舉辦。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副院長、中國農業風險管理研究會會長張紅宇出席并作題為“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的演講。本文根據錄音整理,已經專家審閱。

     

      鄉村振興是“十四五”期間乃至2035-2050年遠景展望中“三農”工作的主線。對此,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要在新階段、新理念、新格局之下,找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鄉村振興道路。民族要復興,鄉村必振興。實現“農業高質高效,農民富裕富足,農村宜居宜業”是時代的最強音。今天我的演講將從三個方面闡述我對鄉村振興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的理解和把握。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提出,“脫貧攻堅取得勝利后,要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這是‘三農’工作重心的歷史性轉移。”遵循總書記的要求,在新的發展階段秉承新的發展理念,把握鄉村振興深刻內涵,要有大格局、新思路、硬舉措、新作為。

     

      中國改革開放43年發展到今天,方方面面的成就巨大。在農業方面,我國連續17年保持糧食產量增長態勢。全國14.1億人口,人均糧食占有量474公斤,超350公斤的全球人均糧食水平124公斤;與此同時,中國人均肉類占有量也遠超世界平均水平。從這個角度來講,農業實現了全面的升級:保證了中國人能“吃飽、吃好、吃安全”;完成了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奇跡;農村基礎設施供給、公共服務水平以及人居環境改善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性進步。

     

      事實上,中國的鄉村振興和農業農村現代化走到今天,已經走出了一條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道路。從全球范圍來看,以美國、加拿大為代表的國家,農業的基本特點是“規?;?rdquo;;以日本、韓國、荷蘭為代表的國家,走的是“精細化”農業道路;中國的農業農村現代化則是基于資源稟賦、產業形態、經營主體、政策組合、貿易格局的多元,呈現出“多元化”的鮮明特點。

     

      面向“十四五”提出的 “堅持農村農業優先發展,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工作部署,有三件大事必須要搞清楚。

     

      第一,“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內涵要明確。

     

      過去我們主要提農業現代化,這源于上世紀60年代提出的農業“四化”概念,也涉及到精準脫貧、基本醫療、基本教育、基本住房保障等問題。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首次明確增加“農村現代化”這一內容。如今,立足“十四五”開局之年,展望2035年遠景目標,如何按照中央要求、準確把握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內涵外延?我理解農業現代化的內涵包括三個層次,農業現代化,農民職業化,農村美麗化。

     

      農業現代化,其更深刻的內涵包括規?;?、集約化、綠色化和數字化。“規?;?rdquo;是指我國農業具有規?;谋憩F,如關中平原、東北、新疆都是規?;r業。“集約化”,在我國西南山區及部分都市地區集中小塊土地、集聚技術、集聚資本,就是集約化的成功實踐。“綠色化”,意味著可持續發展,是“規?;?rdquo;和“集約化”發展的根本要求?;仡櫖F代農業發展歷程,第一次科技革命產生生物技術、土地制度,土地生產率得到提高;第二次科技革命產生裝備技術,勞動生產率得到提高。而今天,我們應該注意到數字技術對農業產生的革命性影響,也就是“數字化”的重要性。數字技術,將會極大程度地提高全員勞動綜合生產效率。對于農業現代化而言,我認為規?;?、集約化、綠色化、數字化構成了當前乃至今后很長一段時期中國農業現代化的四大基本特質。

     

      農民職業化,意味著隨著產業多元化帶來人的多元化,從事農業的人越來越少、從事農業的人越來越具有人力資本,我們要培養造就一批有文化、懂科技、善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改革開放43年以來,我國農業勞動力規模持續下降。1978年從事第一產業的勞動力為2.83億人,2002年達到3.66億人的歷史最高點,2019年減少到1.94億人。1978年全部勞動力構成中,從事第一產業的比例為70%,到2019年其比例下降到25%;從未來趨勢上看,這一比例到2035或2050年完全有可能下降到5%左右。因此,亟需培養具備人力資本素質的新型職業農民,其應具有四個優良品質:愛農情懷、工匠精神、創新意識和社會責任。第一要有情懷,把農業作為畢生追求的事業。第二要有工匠精神,各行各業都有“工匠”,新型職業農民在農業上追求更好的成果,同樣可以稱為“工匠”。第三需要有創業精神和創新思維,現代農業發展不僅是農林地產,隨著傳統農業內涵的深化,農村規劃、新農村建設、鄉村旅游等都對新產業、新業態提出了新的要求。最后,職業化的農民一定要有社會責任,“好人”加“能人”等于“帶頭人”。

     

      農村美麗化,可以理解為應追求美麗鄉村和良好的環境。第一是要有特色,尤其是人居環境應有地方特色。中央反復強調“不能搞大拆大建,不能搞整齊劃一”,在我看來,陜西、四川的農村,和江南的水鄉應當具有完全不一樣的風貌。第二是生態優化,應追求生態美好、千秋永續。第三是要尊重農民意愿,保護有歷史文化傳承的村落。第四,中國的農業資源稟賦是多元的,產業類型也是多元的,應該因地制宜選擇不同的產業發展路線,東北的農業和陜西的農業是兩個概念,即便在陜西省內,洛川蘋果產區、周至獼猴桃產區、延川紅棗產區以及其他蔬菜產區的農業資源也是豐富多元的。

     

      第二,共同富裕的目標要實現。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在“舉國體制,黨的領導”引領下,我們在2020年解決了“脫貧攻堅”問題,2021年起則要聚焦“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理念,首先包括縮小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2020年,我國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7131元,與過去農民收入相比,這一成績十分亮眼。但是對比同年城鎮居民43834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兩者絕對值相差26703元,表現出實現“共同富裕”的基礎并不牢固。其次,區域之間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異也非常大,2020年上海農民以人均34911元排名最高,甘肅農民以人均10344元排名最低,兩地農民收入差距約為3.4:1,這同樣不是能夠實現“共同富裕”的良好基礎。所以要聚焦縮小城鄉之間、區域之間農民的收入差距,為實現“共同富裕”夯實基礎。

     

      第三,鄉村振興任務要落實。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央農村工作會議、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反復明確強調了我們的任務主要聚焦在四個方面。

     

      聚焦糧食安全?,F代農業進程實現了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的不斷提升,但在這個過程中,應確保國家糧食安全。保證糧食總量是關鍵,在總量的基礎之上才能談結構。“吃飽、吃好、吃出花樣”三個層次位序不能顛倒,18億畝耕地紅線不能逾越。未來一段時期,中國人“吃飽、吃好、吃安全”的目標將要依靠種業革命來解決基礎性的問題,通過裝備、數字、綠色技術共同發揮作用。從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方面考慮,我們應依靠自己的資源解決自己的問題,依靠自己的供給解決自己的需求問題。不僅東北等糧食主產區需要有責任擔當,陜西作為產銷平衡區也應該有責任擔當,堅持“黨政同責”的原則。

     

      聚焦農民收入。目前世界發達國家城鄉居民收入比基本均小于1.5:1。未來15-30年,我們應努力奮斗,使我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由2020年的2.56:1,到2035年縮小到1.5:1以內,到2050年實現基本保持在1:1左右、不超過1.2:1。2050年“強國夢”實現之日,就是城鄉收入差距消除之時。陜西這方面要學習借鑒浙江、上海的成功經驗。“十四五”規劃中,“共同富裕示范區”能花落浙江,最大的原因是2020年浙江全省城鄉收入比值為1.96:1,是全國最低的省份之一;不少地市的城鄉收入比值更達到了1.2:1以內。希望陜西省乃至全國其他省市地區,能認真總結、學習、借鑒浙江省好的經驗做法,致力于城鄉一體化,增加農民收入,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

     

      聚焦鄉村建設。實施鄉村建設行動,重中之重是要以縣為單位,統籌縣域經濟發展、強化公共服務能力、改善人居環境條件。隨著中國農民大量向外轉移,縣城將成為農民集中居住的區域,鄉鎮將成為農業生產提供服務的中心,這是大勢所趨。因此,要以縣城為中心節點,基礎設施、公共服務、人居環境的供給、改善要向縣城傾斜,通過鄉村建設行動,改善城鄉區域結構,構建新型城鄉關系。

     

      聚焦脫貧地區。陜西是我國集中連片深度貧困省之一,其中陜北地區、秦巴山區都是我們國家比較集中的貧困區域。2020年貧困“摘帽”,并不意味在這個問題上已經“萬事大吉”。習近平總書記曾言“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聚焦脫貧地區有幾個理解:第一,我們要摘掉貧困“帽子”,但不摘責任;第二,防止規模性返貧;第三,設立五年過渡期,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確保階段性、區域性、特定性政策演變為長期性、全民性、普惠性政策。“脫貧攻堅”聚焦到2020年完成9899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清零”,而“鄉村振興”則是著眼于2050年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覆蓋全國2863個縣,面向全國所有農民甚至城市居民,涵蓋的是14億中國人。如何克服區域之間、城鄉之間和功能之間的差異,實現均衡發展是現階段重要目標。

     

      走中國特色鄉村振興道路要認清形勢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我國農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國內外發展環境的變化,農業發展理念、政策、舉措發生了重大轉變。在新發展階段,要認清形勢,對將要面對的形勢、挑戰和壓力有清醒的認識,把握機遇,構建新發展格局,推進實現高質量的農業農村現代化,全面實現鄉村振興。與此同時,在錯綜復雜的國內外發展環境下,我國農業的發展面臨著三大挑戰,需要有效應對,化解各類風險,應該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為全面實現鄉村振興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第一個挑戰,國際貿易對產銷平衡的影響越來越大。

     

      從產業結構布局上來講,依靠自己的力量解決中國人吃飯的壓力和挑戰越來越大。2020年,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農產品生產大國的地位沒有絲毫改變;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如此嚴重的情況下,中國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農產品進口大國,這個格局也沒有改變,甚至達到一個新的高度。2020年,中國作為全球第一貿易大國,貨物進出口總值達4.65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超3.2萬億美元。但遺憾的是,2020年我國農產品進出口貿易總額僅為2468億美元,其中出口總額760億美元,進口總額1708億美元,這意味著中國的農產品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2020年我國糧食進口量超過1.4億噸,相當于當年我國6.7億噸糧食生產總量的21%,其中大豆進口量歷史性地超過1億噸,表明糧食對外依存度越來越高。與此同時,2020年我國豬牛羊禽肉產量7639萬噸,進口肉類991萬噸,肉類自給率89%,對外依存度11%;2020年我國牛奶產量3444萬噸,進口各類乳制品337萬噸,折合為生鮮乳超過1800萬噸,對外依存度超過34%。如果加上棉花、油料等資源性農產品,我國全部農產品對外依存度達到30%以上。

     

      第二,收入增長對共同富裕的意義越來越大。

     

      基于我國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絕對收入的差距,想要實現“共同富裕”目標,就需要脫貧地區農民收入增速要高于一般地區農民收入、一般地區農民收入增速要高于城市居民收入增速。

     

      第三,民族復興對高質量發展要求越來越高。

     

      在二元社會結構演變為一元結構,城鄉互補、工農互促、共同繁榮發展的過程中,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依然在農村。因此,要補齊農村農村這個現代化發展的短板,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例如,盡管陜西在基礎設施、公共服務、人居環境改善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是西安以外的陜西其他農村地區較西安仍有巨大差異。因此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構建新發展格局、應對國內外各種風險,應該推動城鄉協調發展、暢通城鄉經濟循環、守好“三農”基本盤。

     

      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要堅持正確的發展方向

     

      我國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十四五”是關鍵階段。如何認清形勢、采取有效措施以實現高質量發展,從而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我認為要做好五篇大文章、實現“五個堅持”。在黨中央的領導之下,各級黨委政府應齊抓共管,要有明確的政策舉措,更要在落實上下功夫。

     

      第一,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

     

      堅持黨對“三農”工作的絕對領導,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堅持在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生產方面黨政同責。

     

      第二,堅持以我為主的產業安全觀。

     

      按照習近平總書記“中國人要把飯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要求,在糧食問題上要確保“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糧食安全新戰略。更具體而言,要求小麥和水稻不能依靠國際市場的供給。雖然除小麥和水稻以外,玉米等其他糧食產品近幾年對外依存度越來越高是基本事實。但是中國人的基本口糧,即北方的小麥和南方的水稻,要做到接近100%自給。2020年,我國稻谷產量2.12億噸、小麥產量1.34億噸,進口水稻及大米294萬噸、進口小麥838萬噸,這意味著我國口糧絕對安全在當下基本得到滿足;更進一步,還應該有能力在未來實現持續保障。

     

      第三,堅持優先保障“三農”投入。

     

      “脫貧攻堅”從中央到地方、再到牽動的社會資本,共投入超過13萬億元;其中,中央財政投入6601億元。即使2021年財政形勢如此嚴峻,但中央財政預算仍專門設立銜接推進鄉村振興補助資金,規模達1561億元,比2020年原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增加了100億元。通過財政引領金融、引領社會資本投入是必須堅持的方略。

     

      第四,堅持抓好農村重點改革任務。

     

      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結合合作社、家庭農場、農業企業等各類主體、要素和市場,形成規?;洜I,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的有機銜接。對于陜西而言,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重點在于盤活資源性資產,在家庭經濟的基礎之上實現農村改革的第二次飛躍。

     

      第五,堅持農業對外開放不動搖。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應堅持多邊主義,提倡互利互惠、共享共贏,努力“走出去”,成為多邊貿易的倡導者、參與者、維護者和貢獻者。在“一帶一路”戰略框架中,農業合作是重要的方面,應該繼續秉承“兩個資源、兩個市場”的理念,與有關國家和地區共同打造國際農業合作新平臺,保證開放的大門永遠不會關上。

     

      (來源:清華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微信公號)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皂君廟4號中國體改研究會

    電話:

    010-62124700
    傳真:

    010-62124700,010-62125406
    郵箱:

    office@cser.org.cn

    聚焦改革  

     

    - 全局改革

    - 領域改革

    - 地方改革

     

    科研成果  

     

    - 出版圖書

    - 研究報告

    - 改革資料庫

     

    相關單位

     

    - 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

    - 中國體改研究會培訓中心

    - 中國改革網

    - 產業改革與企業發展委員會

    - 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專業委員會

    -互聯網與新經濟專業委員會

     

    二維碼

    掃碼關注我們

    版權所有 ? 2019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京公網安備:001101084614

    代碼

    發布時間:2020-04-04 00:00:00
    手机看片国产日韩欧美,亚洲欧美日韩中文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专区